蛋白橘子醬

話癆博主 寫手身份回來啦
*《Venom》Veddie /
《Kingsman》哈蛋、Percilot、哈梅 /
《Person of Interest》RF /
《007》00Q / 梅Q / Firtherton
* 一般情況下不接受逆
但是餓起來會變成可拆可逆黨(。

【待授翻】【Hartwin】Dream In Red(四)


译者的话:

这个叔叔再次让我想嫁(暴哭。

一章比一章热度低,感觉这篇文要过气了....

继续感谢我的beta @A Bunny Fairy !

投喂 @浮躁黑伞  @ImperviousChaos  @拖延症晚期患者松露  @司蓝湛月



前文:(一)  (二)  (三)

 

想走SY的看这里




正文


「喂,Harry,你怎么才能知道某个人是不是你的灵魂伴侣?」他们单独待在店面,而Lee正跟Merlin一起喝着咖啡休息一下。距离那个生日当天的悲惨事件十个月后,Lee终于不再在Eggsy和Harry在一起时防护地徘徊在他们身边。


「除了那个显著的方法?」Harry打趣道。


「你真幽默啊,老男人。」Eggsy面无表情的回应道。Eggsy会被Harry取走他的贞操这个想法在现阶段来说还是非常可笑的,不过Eggsy仍然抱有一点希望。「我的意思是,当你不想说任何话去证实的时候。而且这段时间里,我们其实不应该提起灵魂伴侣这个话题的,你知道吧?」


「我不知道,」Harry说道,「为什么一个人会不能起提任何话题?」


Eggsy几乎要烦躁的回应他这并非绅士所为,但他现在问Harry就是想要知道到底一个绅士是如何寻找自己的灵魂伴侣的。他恼怒的说道,「Harry,你就是不能提!」


「噢,原谅我吧。」Harry看上去一点悔意都没有。「到底是谁引起你的注意了?」


他早就预料到Harry会问类似的问题,所以他已经预备好了一番说辞。不过他还是紧张的吞咽了一下,他感觉自己的脸颊变得热热的。「是学校里的某一个人,」他咕哝着,「我的其中一个老师。」


Harry愣了一下。「Eggsy,」他的话语中带着威胁性的语调。


「这不是你想的那样的!」Eggsy反驳道。「我的意思是,没有发生任何你想的那种事情。我只是...我想知道...你懂吧?」


「我想是吧。」Harry把他正在写着的记事本合上。他们还有一个Merlin编写的电子日程表,但是Harry还是比较喜欢手写本子的外观。他的表情明显比刚才阴沉了许多,「你觉得你对你的老师有感觉?」


「是...是啊。」Eggsy摩擦着自己的后颈。可能他应该用另一个理由来解释的,「你不能控制自己爱上了谁啊,不是吗?」


「你这是在助长犯罪。」


Eggsy已经不记得上一次Harry陷入像现在这样的情绪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尖锐的——他想这是一个合适的形容词——或许还加上一点过度的保护欲。「我两个月后就十八岁了,Harry,无论如何我都会去上大学啊。」


「这才是你应该关注的事情——毕业,上大学,建设你理想的人生。」Harry注视着他,脸上是令Eggsy又爱又恨的充满父爱的表情。「如果你愿意告诉我你打算申请哪所大学,我会给你写一封推荐信的。」


「无意冒犯,但是你觉得如果我想要去牛津大学,他们会采纳一封来自一个裁缝的推荐信?」


Harry挑了挑眉,「牛津大学绝对会采纳,因为我是那里的校友。」


「你可闭嘴吧。」Eggsy坐直了一点。他知道话题已经完全偏离了他开始这番对话的初衷了,但是他也不太介意。「你当初是一定要成为一个裁缝吗?」


「不,我一开始攻读了工商管理学的博士学位。你需要我现在开始草拟你的推荐信吗?」


Eggsy哼了一声,把脸埋到自己双手中,「你还真的为我写一封推荐信给牛津大学啊?」


「我会为你做任何事。」Harry与Eggsy的呼吸几乎同时因这句话而凝滞了起来,但当Eggsy抬起头望向他时,Harry却刻意转开了自己的视线。


「任何事?」Eggsy问道。


「任何在情理之中的事情,」Harry从眼角偷瞄着Eggsy,「我已经能看到你脑中正在密谋着什么针对可怜的Merlin的诡计了。」


「可怜的Merlin,」Eggsy模仿着Harry的语气。气氛已经被破坏了,他失望的想道。「好吧,写一封推荐信或者其他什么之类的。或许你还可以先回答我的问题?」


「我的回答就是,去做点有意义的事情。」Harry嗤笑了一下。


「你身体里一点浪漫细胞都没有!」Eggsy生气的撅着嘴。他本来也不觉得自己能很轻易的得到答案,但他也没想过自己只能得到Harry的一个冗长版本的「没有」作为答案。他对Harry挑了挑眉然后咧嘴一笑,「你想要点儿浪漫细胞吗?」


Harry只是推开了他,而Eggsy大笑起来。「你真是一个暴君!」Eggsy用他力所能及的最高音喊道。




Michelle和Lee在Eggsy的毕业典礼完结当天的晚上让他坐下来好好谈谈,Eggsy其实也算是预见到了这一天的来临。毕业典礼完结后,他们出去给Eggsy买了他最爱吃的食物,租了他最喜欢的片子的影碟回来,然后坐在他旁边陪他吃完东西看完整部电影,全程一声不吭。他知道这不只是因为他今天毕业了,因为他们在他面前仍然像个洋娃娃一样。


所以他耐心地坐在餐桌旁,看着他父母慢慢组织着那些会令他们的家庭破碎的话。


「这不是你的错,Eggsy。」他妈妈开口说道,「我们只是想让你知道这个。」


Eggsy交叉起双臂,他知道这不是他的错,但她说出这番话只是让他更难受。难道他们是在暗示他这件事从某种程度上来看确实是他的错吗?


「我们还是开门见山吧,」Lee握起Michelle的手,平静的说道。「你妈妈和我本来就已经打算分手了,Eggsy。就在她怀有你之前,甚至在我们结婚之前。我们合不来,而我们接受了这个事实,但是我们可以成为很好的朋友。」


「之后发生什么了?」Eggsy问道。


「然后我怀孕了。」Eggsy剧烈的呼出一口气,在他妈妈向他伸出手时脸色变得刷白。「当我们发现我怀孕了之后,我们只想给你一个完整的家。」


Eggsy让她握住自己的手,但他却什么都感觉不到。「你们是因为我而在一起的?」


「我们是一家人。」Lee坚持道。「无论我和Michelle对对方是什么感觉,你仍然占据我们的整个世界。你知道的,对吧?」


我知道吗?Eggsy把嘴唇抿成一条直线,无能为力的愤怒汹涌而至。「是啊,」他咬着牙勉强说道,「是啊,我知道。」


「而且...你应该也有留意到,这一切进展得不是很顺利,并且已经维持了好长一段时间了。」Lee低着头,愧疚感再次在他脸上浮现。「我知道这大部分都是我的错,我很抱歉,我真的很抱歉。」


「当然不是了。」Michelle表明道,她捏了捏Lee和Eggsy的手,「这永远都不是我们的错,即使你的那个——Merlin没有出现,也会出现其他问题的。」


Eggsy望着他父母,看到他们眼中闪现着浓厚的友情。他慢慢的把自己空出来的那只手伸向他爸爸,而Lee握住了那只手,他们现在连系在了一起。Eggsy颤抖着吸了一口气,「所以你们现在要离婚了?」


「这是最好的选择。」Michelle点点头。「你的人生要开启新的一页了,宝贝。我们希望你可以过得更好,不需要再担心我们或者担心会发生什么。我们爱你,并且对你要承受我们婚姻的失败而感到抱歉。」


「妈,」Eggsy的声音变得支离破碎,但他们都不在乎。Eggsy走过他们的餐桌时Lee已经站了起来。


Eggsy感觉到他父母还有很多话想说,但他觉得现在这样已经足够了。他已经为这一天的到来担惊受怕了很久了,但现在的情况却不完全是他预想中的狂风暴雨。他他因此而感到宽慰,再加上从父母怀中所感受到的温暖也起了很大的抚慰作用。




Eggsy的生日派对是在他真正生日的几天后举行的,Harry在一个星期六的下午让裁缝店提早关门,买了几瓶香槟,并且邀请了Eggsy的父母、朋友,和几个客户出席。


Michelle没有出席,她说她最近在搬家,实在是太累了。她坚持要搬出去,即使Lee提出她可以留在他们家。Eggsy对她的离开感到很伤心,当他回到家却看不到Michelle在做饭,或者看着她喜爱的电视剧时,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像是缺了一块。不过很明显他父母现在都比以前开心了许多,而他不会因为自己的若有所失就剥夺他们的快乐。


「怎么了,终于让你喝酒了,你却突然不想喝了?」


Eggsy坐在沙发上抬头望向Harry,因为壁炉里的火光映在Harry脸上,使他的轮廓变得柔软起来而满足的叹息了一声。他瘫在沙发上蹬着腿,「我的内心总是一个反叛者,Harry。」他指了指Harry手中的两杯香槟,「其中一杯是给我的?」


Harry递给他其中一杯香槟,然后端庄地坐下来,「生日快乐。」


他们干杯时酒杯发出了叮的一声,这让Eggsy感觉自己成为一个大人了。Eggsy轻声笑着,啜饮着手中的香槟。「再次谢谢你举办了这个派对,我和老爸的能力只限于搞一个小型的啤酒聚会。」


「不客气,」Harry皱了皱鼻子。「我有点惊讶于你今天居然没有去跟别人交际应酬一下,你对所有人的邀约都坚定不移的拒绝了。」


确实是这样。Eggsy自己也邀请了几位来宾,包括Jamal和Ryan(他们在第一次遇到Harry时把番茄汁弄到Harry身上了),还有Roxy——Percy的妹妹。Eggsy跟她其实不太熟,但是她看上去是一个好人,而且他总是愿意结交新朋友的。


不过今晚,他没有太多的精力。


「我只是有点心烦意乱的。」Eggsy的手指在Harry腕表的表面上摩挲着。「你觉得我应该也戴一只这样的表吗?好让我看上去更时尚更成熟?」


Harry也转了转手腕去看自己的腕表——爱彼皇家橡树系列石英腕表,Eggsy终于知道它叫什么了。「我觉得一只怀表会比较适合你。」Eggsy不屑的嗤笑一声,但Harry坚持己见。


「你这个年代的人都是手机伴随着你们的成长。」他解释道,「怀表跟手机在形式上比较相似。」


「Harry,你是在『diss』(译注5)我这个年代的科技吗?」


「我什么时候『diss』过科技了?」Harry优雅的抿了口香槟,Eggsy却要跟自己因此而生的本能反应作斗争。「我还挺喜欢科技的。」


「我也挺喜欢你的,」Eggsy拍了拍Harry的膝盖,并享受着这句话成功让Harry差点没呛到的快感。「所以你给我准备了什么生日礼物?」


Harry瞪着他,「什么都没有,你这个厚颜无耻的小混蛋。」


「Harry,」Eggsy用唱歌的语调喊出Harry的名字,他的眼神中透露出他备受打击。「快点告诉我,你究竟给我准备了什么?」


在Eggsy的心中,他已经可以肯定Harry要送给他的东西一定比昂贵的香槟、一个生日派对、每一封发给各所Eggsy感兴趣的大学的推荐信都要来得贵重。Harry哼了一声然后把自己的香槟杯放到Eggsy手中,「在这儿等着。」


「要屏息静气的等着!」Eggsy在Harry的背后喊道。


在Harry的身影消失在店后面后,Eggsy扫视了一下整个店面。所有人都在几个人几个人围成一圈的聊着天,他单独坐着反而变得很显眼。


他看见Merlin手拿着两杯香槟,像只鬼魂一样游走在人群中。当他看见Merlin走到背靠在楼梯旁边的墙壁上的Lee面前时,他被完全挑起了兴趣。


Lee对着Merlin微笑,拿过Merlin递给他的酒杯,在喝着香槟时抬眼凝望着Merlin。Merlin应该是对Lee说了些什么,Eggsy听不到,但是他注意到他们之间有多亲密,而且这绝对不是帕拉图式(译注6)的感情。


这时候,Harry拿着一个折叠箱从楼梯走下来。Eggsy站起来,期待的露齿而笑着,「Harry,你不会吧?」


所有人都开始安静了下来,望着Harry把箱子放下然后拿走了Eggsy手中的香槟杯。「打开它。」


Eggsy顺从的打开了箱子,箱子里面装着一套海军蓝底色细条纹样式的定制西装,穿起来会令他的身材变得更加修长笔直。Eggsy之前从没量过身,所以Harry一定是目测了他的尺寸,而他肯定这套西装一定会完美的合身。「实在是太好看了,」Eggsy把西装抱到自己胸前,「谢谢你,Harry。」


「这是我们两个一起送给你的!」Lee哀诉道,不过Eggsy完全没有留意到。


Harry清了清嗓子,「我觉得你应该会需要一套合适的服装去大学面试,所以你可以把这看作是一份实用的礼物。」


Eggsy咯咯笑着说道,「你承认吧,你就是一个内心十分柔软的人,Harry。」


「我内心一点都不柔软,」Harry干了手中的两杯香槟,就好像这就能证明他的观点一样。


TBC






5. 原文真的用了「diss」这个字,原本是侮辱、贬低的意思,我想大家都知道。不过这里照用diss实在是太好笑了,而且年轻人用年长者平常不太用的字词,能显示出他们的代沟。

6. Platonic:帕拉图式,即纯精神恋爱或纯友谊的感情。其实第二更里出现过这个词就应该有注释了,不过当时的我懒_(:з」∠)_

评论 ( 11 )
热度 ( 86 )

© 蛋白橘子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