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白橘子醬

話癆博主 寫手身份回來啦
*《Venom》Veddie /
《Kingsman》哈蛋、Percilot、哈梅 /
《Person of Interest》RF /
《007》00Q / 梅Q / Firtherton
* 一般情況下不接受逆
但是餓起來會變成可拆可逆黨(。

【待授翻】【Hartwin】Dream In Red(五)


译者的话:

啊啊啊啊啊啊啊终于.......!

还有下一次更一个短短的尾声,这篇文就正式完结了!

继续感谢我的beta @A Bunny Fairy !

投喂 @浮躁黑伞  @ImperviousChaos  @拖延症晚期患者松露  @司蓝湛月 !


前文:(一)  (二)  (三)  (四)

 

想走SY的看这里

 

 
正文

 

Eggsy曾慎重地期盼过他的生日派对中会发生点什么,不过也可能不一定是他想要的。他才刚刚成年没多久,而他的大部分亲友都在场,但是...考虑到过去的五年里他一直期待着十八岁的到来,这让他感觉终于到了时机成熟的时刻,派对上有什么将会发生。

 

但是并没有。

 

他穿起那套西装给所有人看看效果,他们轮番调侃着他,然后他最终切了那个显然是Merlin亲自烤的生日蛋糕。

 

然后就没有了。他早上会去店里上班,但是和他一起工作的是James而不是Lee,然后他会和Harry一起在街角的咖啡厅吃午饭,接着回家换衣服,时而也会去探访他妈妈。这样的生活其实还挺不错的,更稳定、更独立,即使他仍然跟他爸爸住在一起。

 

他甚至在撞见Merlin和他爸爸为瓦肯人(译注7)的事情争论时都不会觉得烦心。(Eggsy开始感觉到Merlin和Lee之间肯定有些浪漫情愫在生根发芽,而他在向万神殿里每一位有可能聆听他祷告的天神祈求自己不会有机会碰见他们在做任何与性爱有关的事情。)

 

但是一切仍然不太对劲。

 

他妈妈说他的人生要开启新的一页,所以他最终决定,暑假已经过了漫长的一个月,是时候他妈的来做一个了断了。

 

他在喝完第四杯酒后跟他的朋友们告别,然后离开了他们刚才用来消磨时间的酒吧。他向着Harry家的方向走去,那条路对他而言已经烂熟于心。只是他很少去Harry家拜访,因为Harry本身就比较喜欢有自己的空间,而且他非常尊重Lee那个没由来的意愿——希望他们保持距离,即使他们之间根本什么都没发生过。

 

什么都没发生过。

 

Eggsy知道自己年纪尚小,但是某程度上Harry还是可以对他的感情表态的啊,哪怕说点什么都好。他跌跌撞撞的走到Harry家门前。

 

在去往Harry家的途中,他有想象过自己可能会像镇上的醉鬼一样大力拍门、放声大喊Harry的名字,丝毫不在意所有人都会听到。不过事实是,他只轻轻敲了三下门,然后就静静的在门外等着。

 

Harry打开门,他穿着一件看上去异常柔软的套头毛衣,而且没有戴着他平时装饰用的眼镜。他挑起眉,「Eggsy,你在这儿干什么?」

 

「你又醒着干什么?」Eggsy眨了眨眼,「现在几点了?」

 

Eggsy抬头望天,现在肯定是夜晚,所以Harry会不会本来已经睡着了?

 

「现在是八点半。」Harry伸出手,把手稳稳的落在Eggsy的肩膀上。

 

「噢,看来这路程也没有我想象中的花了那么多时间嘛。」Eggsy低头望向肩膀上的那只手,然后又再次盯着那只腕表看。


「我想那个的士司机会希望你越快下车越好。」

 

「的士?」Eggsy惊愕的望着Harry,视线越过Harry的肩膀看到他家门前停着一辆的士。「噢,该死!」

 

Harry叹了口气,「进去坐下吧,Eggsy。」

 

他把Eggsy独留在门廊处,然后走到那辆的士面前,大概是去付钱。这很好,因为Eggsy并不想付钱。实际上,这是Harry欠他的——好吧,并不绝对是,但某种程度上来说是这样。Eggsy摇了摇头,他开始在内心啰哩啰嗦的自言自语了,他应该进去坐下才对。


Eggsy上了楼梯,走进Harry的起居室。起居室位于卧室和书房中间,是上了楼梯后的第三个房间——这是Eggsy从自己三次来访中的其中一次发现的。

 

他一屁股摔到沙发上,被Harry刚在阅读后放到一边的文件所吸引。文件的内容与电子能量损失谱(译注8)有关,而且居然还挺有趣。老实说,当Harry回来的时候,Eggsy整个人的思绪都因为那些电子能量损失谱给他带来的困惑而有点乱糟糟的。

 

「Eggsy,」Harry关掉电视机,「你还好吗?」

 

「我很好,不好意思,只是有点晕乎乎的。」Eggsy在Harry坐过来时强迫自己坐直一点。「我想...呃...我的意思是...我有些话想说...是对你...是关于我的...呃...」

 

「噢。」Harry双手交叠放在膝盖上。「我不建议你现在说。」

 

「你就让我说出来吧!」Eggsy坚持地说道。「我不傻,我知道这其实还挺明显的,但是我就是想要说出来。如果这个行为显得我很自私,我很抱歉,而且我发誓,我不是想要让你感到愧疚。我只是...我只是...」Eggsy真的想要勇敢的对上Harry的眼睛,但是他做不到——他闭上了眼睛然后用手盖住了双眼,「你需要知道我对你的感觉是怎么样的,Harry。」

 

Harry长长地叹了口气,呼吸中带着轻微的颤抖,然后他说,「是的,我知道。」

 

Eggsy轻轻的苦笑了一下,「合着我他妈看上去完全就像个白痴一样,嗯?」

 

「你那时候还是个孩子。」Harry拉开Eggsy盖住了脸的双手然后凝望着他,「我认识你的时候你才十四岁,Eggsy。」

 

或许Eggsy是喝了几杯酒,但是他很肯定他听到的不是拒绝。他的心里开始升腾起希望,他终于找到了支撑他坐直身子直视Harry的勇气。他真的不是想要强迫Harry去做什么,但同时,如果Harry有那么一丁点的机会能回应他的感情...如果他有机会是...

 

「把它脱下。」Eggsy紧盯着Harry的腕表。

 

 
「Eggsy...」

 

「你听到我说的了」Eggsy咆哮着,尽管这听起来更像是一只小巴哥犬发出的可怜兮兮的哀鸣声。「把。它。脱。下。」

 

Harry却毫无反应,Eggsy感到一阵挫败,他抓过Harry手腕,然后开始笨拙的尝试解开腕表的皮带。整个过程艰难又尴尬,Harry的手腕柔软无力的平放在Eggsy的大腿上,而Eggsy正在把那只价格比他家那栋房子的首付还要贵的腕表的皮带扣撕开。

 

他终于把腕表解了下来,他能听到自己的沉重的心跳声,然后他低头望向Harry手腕上写着的字。

 

『Eggsy』


Eggsy感觉自己要窒息了。他一直想要相信Harry就是他的灵魂伴侣,但他又一直有点害怕自己猜错了。可是看看Harry的手腕,看看那里写着自己的名字,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应该作何反应了。于是他拉起Harry的手,然后在那行字上印上一个吻。

 

「你从一开始就知道了。」Eggsy轻柔的喃喃细语着。

 

Harry双手抚上Eggsy的脸颊,Eggsy这么久以来从未见过他如此的憔悴。「你那时候还是个孩子,」他重复道,「我绝不会允许自己让你承受这种压力。」

 

当然了。他当然不会这么做。起码Harry——那个会把笨小孩保释出狱,给他们一份工作,在他们哭泣时拥抱他们,在他们烦恼时细心聆听的人——不会。Eggsy再次吻了一下那行字,他想要感恩,为了那行字的象征意义,但更加是为了他没有了它也能无可救药的爱上了Harry。

 

「我只会继续做你的朋友,Eggsy。」Harry看上去依然很紧张。「我永远都不会纠缠你。我告诉过Lee——」

 

Eggsy不禁捏了一下Harry的手腕,「我爸知道这件事?他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你的十七岁生日。」噢,那Lee对他们的态度转变就突然变得合理了。「我跟他说了我的打算,但他还是觉得我们在一起时他也在场,他会比较安心。」

 

「我知道了。」Eggsy向Harry凑得更近一些。他可以感觉得到Harry仍然紧绷着,但是他真的松了一口气而且已经快要乐疯了。那是他的名字。他面向Harry微笑起来,他们之间的距离几乎连一英寸都没有。

 

「这,」Harry望向自己的手腕,「不代表任何事情,如果你不想的话。」

 

「我知道。」Eggsy耸耸肩,努力控制自己不要笑出来以免吓到Harry。「但是你已经代表了一切。」

 

Harry在Eggsy吻他的时候没有退开。这不是那种Eggsy自己躺在床上时幻想过的充满情欲的吻,这是一个温和的吻,更像是他们的嘴唇接触了很长时间。Eggsy更凑前了一些,他想要更多,比他当时能言表的还要多。Harry没有反抗,只是靠在沙发背上,任由Eggsy坐上他的大腿。

 

「我爱你,Harry。」Eggsy把自己的额头贴上Harry的。「还有,我的意思是,如果你对我不是那种感觉——」

 

「我对你当然是那种感觉!」Harry掐了掐Eggsy的腰侧,让Eggsy忍不住笑了出来。「你对我来说比你能想象的还要重要,我当然爱你了。」

 

他们的下一个吻就更加接近Eggsy的幻想了。

 

他曾经在学校里亲过几个女孩,但那都是一些纯洁的亲吻,亲完后大家都红着脸咯咯的笑起来,然后向着相反方向跑走的那种。接着Eggsy就爱上了Harry,之后就不再想要对其他人做什么了。他也在一些地方跟别人拥吻过,但通常都是已经喝醉了,而且大多数时候他都感觉不到满足。


 

「但我想要,」Eggsy皱起眉。

 

「那你就应该在神志更清醒的时候才过来。」Harry叹了口气,再次把自己的额头贴上Eggsy的。「不过如果你想要洗个澡,然后借几件睡衣裤,我也不会赶你走的。」

 

Eggsy挑起眉,「你是在邀请我留下来搂着你一起睡觉吗?」

 

「洗澡去,」Harry打了一下他的屁股,然后推他起来。「我们明天会再好好聊一下我们要怎么办才能在一起。」

 

Eggsy撅起嘴,在Harry也站起来时瞪着他。「我逻辑上知道你是在什么教育环境中长大的,但我还是不高兴。」

 

Harry窃笑着,「嗯哼,这不会是你的第一次。」

 

 「你实在是太幸运了,因为我爱你。」Eggsy嗤笑了一声。在这之后他当然无法停止自己脸上那愚蠢的笑容,但这没什么,因为很明显Harry也是如此。

 

Harry依然戴着他的腕表,即使是在他们终于互相表白了之后。这让整件事变得有点虎头蛇尾的,但是Eggsy不介意。毕竟当他知道了腕表底下的皮肤上写着什么后,去欣赏那只腕表这件事就变得容易了许多。

 

这只腕表真是该死的棒极了。

 

TBC

 

 

7. Vulcans:Star Trek里面的瓦肯人,技术宅最爱的《星际迷航》,你懂的。

 

8. 原文是「EELS」,即Electron energy loss spectroscopy。根据维基百科,我他妈一句都看不懂(。 所以有兴趣的自己去搜搜看吧。

评论 ( 7 )
热度 ( 71 )

© 蛋白橘子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