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白橘子醬

話癆博主 寫手身份回來啦
*《Venom》Veddie /
《Kingsman》哈蛋、Percilot、哈梅 /
《Person of Interest》RF /
《007》00Q / 梅Q / Firtherton
* 一般情況下不接受逆
但是餓起來會變成可拆可逆黨(。

【待授翻】【Hartwin】Dream In Red(一)


【Paring】Harry/Eggsy

【Summary】Eggsy从小就不太看重灵魂标记,反正没有了它们,他照样可以坠入爱河。

【Rating】Teen And Up Audiences

【Author】Corvin

【Link】https://archiveofourown.org/chapters/8264794?page=2&show_comments=true&view_full_work=false#main



译者的话:

这篇文比较慢热,所以大家就耐心一点吧。我本身就喜欢慢热的爱情故事,我觉得这篇文到最后还挺治愈的。原文差不多一万两千字,所以我会分四次发,大概每周一更吧。

这是2015年的文了,不知道作者还在不在坑里。作者还没回我,要到授权之后我会再放上来的。

这是我第一次翻译,也是很紧张了,感谢我的beta @A Bunny Fairy ,没有她我的翻译会变成一堆辣鸡。还有感谢 @ImperviousChaos 的鼎力支持(?


想走SY的看这里



正文:


Harry Hart戴着一只腕表,Eggsy知道这是一只名贵的腕表。而当Eggsy问这是不是一只劳力士腕表时,Harry看上去有点被冒犯了,所以这大概是其他更加奢侈以至于Eggsy连听都没听过的牌子。好像是皇家橡树什么(译注1)或者其他Harry曾经跟他说过的牌子,但Eggsy完全不在乎。


因为Harry的腕表是什么牌子并不是Eggsy经常盯着他手腕看的原因,腕表底下的皮肤才是真正的原因。


Eggsy花了他人生中大部分的时间去避免那些会导致麻烦的恋爱关系。他的人生中已经有够多的麻烦了,而他不想再增添更多的麻烦。如果要说他妈妈教会了他什么,那就是爱情是充满危险的。


当然,他也认识很多因爱情而得到快乐的人。他不是那种会到处宣告爱情最终会导致心碎和痛苦的傻子,他只是知道爱情会令自己心碎和痛苦。像Eggsy和他父母那样的人的爱情永远都不会有一个好的结局,就算他们找到了自己的命中注定,上天也总有方法把他们拆散。


灵魂伴侣被认为是天生一对,不过虽然这已经是长久以来的既定事实,科学仍然不能完全解释这个原理。一对灵魂伴侣的手腕内侧会印有对方跟自己说的第一句话,而他们便命中注定会在一起一辈子。


可是这不是必然的。他曾见过不少人穷其一生都找不到他们的灵魂伴侣,这甚至是挺普遍的情况,毕竟仅以手腕上的句子来判断对方是否为自己的灵魂伴侣太过绝对、太容易重复,使人更加迷茫。他还记得小时候父母向自己解释自己的灵魂标记——


「你叫什么名字?」这句话印在他的手腕上,正如很多人一般,他的手腕上有着一句非常普通的话。他父母安慰他这没什么,因为他们即使不是灵魂伴侣也依然爱着对方,依然组建了一个家庭。


所以Eggsy对此也没有太在意,直到那天,他看见一个男人安坐在他家的沙发上。他清楚地记得这件事,因为那时候他才刚踏入青春期整整一年,异常的笨拙,并且完全不懂得怎么掩饰自己一见到那男人就生起的迷恋。而那男人好像刚刚跟Lee进行了一番严肃的对话,现在则转而礼貌地微笑着面向Eggsy。


「噢,你这么早就回来了。」Lee站在他的椅子旁说道。Lee说话的语气紧张又兴奋,但Eggsy却没办法因此冷静下来。「这是Hart先生。」


Eggsy缓慢地放下自己的背包,然后对着那男人——他希望看上去是——冷静而随意地挥挥手。


「你叫什么名字?」Hart先生问道,他站得比Lee更为优雅,然后向Eggsy伸出手。


「Eggsy。」Eggsy握住那只手,视线落在Hart先生的手腕上,却被他戴着的那只腕表遮挡住了。他可能是有点失望,不过当时正忙着对Hart先生神魂颠倒的自己大概感觉不到。Hart先生年龄比较大——起码比Lee的年龄要大。他也是一名裁缝,并整齐地穿着一套漂亮的西装。他可以毫不费力地成为踏进过Eggsy家的人里面最帅的一个。


「我的荣幸,Eggsy。」


Eggsy的脸红透了,他快速跑回自己的房间,为了逃避Lee和Hart先生从他背后传来的笑声用力摔上了房间的门。他坐在床上盯着自己的手腕,直到他妈妈开始拍他的房门喊他出来吃饭。


Hart先生,Harry Hart,来到他们家是为了向他父亲提供一份工作。这份工作应该与一家在萨维尔街上的裁缝店有关,Eggsy不太确定是什么令Hart先生认为自己的父亲适合在那儿工作,不过好在这份工作有着非常丰厚的工资与福利。他们靠着他爸爸因退伍军人权利法案(译注2)得到的政府福利和他妈妈工作得来的工资来维持生活,但是自从他们的邻居素质开始变得越来越差,他们决定尽快搬去更好的地区。


Eggsy高兴坏了,他在想着他能从爸爸那儿得到什么新的玩意儿。直到两天后,他放学回到家,却发现自己的父母正在掐架。


好吧,其实也不算掐架,只是生气地大声说话而已,他妈妈正在一遍一遍地问着他爸爸是不是要离开她了。


「Michelle!」Lee惊讶地看着Eggsy,即使他正咆哮着自己妻子的名字。他把视线又重新挪回到他妻子身上,耸了耸肩说,「我不是为了要让你担心而告诉你,我只是不想你觉得我在故意瞒着你。」


「发生什么了?」Eggsy问道。


他的父母没有回答,故意躲避着对方的视线。Eggsy从来没见过他们这样,他爸爸正濒临失控大吼的边缘,他妈妈则正强忍着泪水。「究竟发生什么了?」Eggsy一边坚持发问,一边把背包扔到地上。


他妈妈颤抖着呼出一口气,拨开脸前的发丝,「你爸爸找到他的灵魂伴侣了。」


他们一整晚都在吵架,Eggsy只能躺在床上用枕头盖住自己的头。他很生气,但更糟糕的是,他不知道该生谁的气。因为他爸爸说这不能代表什么,他已经告诉那个「Merlin」自己结婚了并且完全没想过要离开自己的妻子。Eggsy知道他妈妈只是害怕,毕竟如果遇到了自己的灵魂伴侣,恐怕所有人都会选择抛下一切去奔赴后者吧。


但他还是很生气,却又不知道为什么生气。可能是因为Harry。这都是Harry的错,如果Harry根本没有来过他们家,一切都还会是从前平静的样子。


而那样一来他们就住不到那么好的房子,Eggsy也不可能得到一双新的运动鞋作为生日礼物,但同时他妈妈也不会像现在那样因担忧而哭泣。所以Eggsy最终决定第二天逃学去找Harry Hart撕逼(译注3)



Eggsy最后没能成功开撕,因为就在他踏进裁缝店的那一瞬间,他那属于十四岁青少年不堪一击的怒气就因为穿着无比合身的鸽灰色西装的Harry带着温暖的微笑向他问好而消失得无影无踪。


「Eggsy,很高兴见到你啊。」Harry说罢放下了手中的玻璃杯。Eggsy诧异地盯着那只玻璃杯看——那里面的是酒吗?裁缝可以在工作期间喝酒的吗?「你是为你父亲而来的吗?」


「不是,」Eggsy苦闷地回应道。「或者...我想...好吧,我不知道。」


Harry收起了笑容,认真地注视着Eggsy,然后他叹了口气,「你愿意跟我聊几句吗?」


Eggsy本想着拒绝,或者试着对他大吵大嚷,但Harry说罢只是转过身然后就走开了。Eggsy无能为力,只能跟随着这个连背影都如此迷人的混蛋。该死的青春期荷尔蒙!Harry带着他走过柜台,上了一小段楼梯,然后走进了一个有着一张长桌的大房间。


「请坐,」Harry还真是厚颜无耻地帮Eggsy拉开了一张椅子。「想要喝杯茶吗?」


「不要,」Eggsy嚷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Harry叹了口气然后坐下,「你有试过跟你父亲好好聊过吗?」


「这不是他的错,这是你的错,」Eggsy的语气比他本来想象的要弱得多。「你为什么要把他带到这里——他的灵魂伴侣身边来?」


「我不知道,Eggsy。请相信我,如果我早知道会这样,我一定会更小心地处理这件事。」Eggsy不屑地嗤笑了一下,但Harry却越过桌子把手放上他的手臂,Eggsy的目光又不禁落到Harry的腕表上。「但是你得知道Lee和Merlin已经坐下来好好聊过,就像个成年人一样。没什么需要你来担心的。」


Harry说话的语调比他爸爸提高声线时更能有效地抚慰得到Eggsy。Eggsy仍在紧盯着Harry的腕表,思绪开始飘远——谁是Harry的灵魂伴侣?紧接着,他开始讨厌灵魂伴侣这件事。


「Merlin是我们的会计师,还有负责我们的线上服务。即使不是现在这种情况,他们也不会有什么交集。我可以以Merlin挚友的身份向你保证,他是一位值得人尊敬的绅士,他永远不会破坏别人的家庭。」Harry轻轻捏了捏Eggsy的手臂,然后就收回了手。


Eggsy很难继续生气下去,尽管内心深处仍有一丝焦虑,但对于Harry的愤怒和厌恶已经消失了,他又回到了最初迷恋Harry的状态。而且Harry現在仍然注视着自己,惹得他脸上又开始泛起一片潮红。「好吧,」Eggsy深吸了一口气,「只是...你得确保一切都好,行吗?」


「我会的,我保证。但我还是觉得你应该跟Lee好好谈谈这个话题。」Harry带着温暖、柔软的微笑说道,「那么现在,我能送你回家吗?」


Eggsy现在感觉好多了,尽管离之前那盛怒的状态只是过去了几个小时。他爸爸回到家后又开始跟他妈妈吵架,接下来的几个星期他们都在没完没了的吵架。当这一切终于停止,吵架又变成了冷战(译注4)


Lee跟Michelle的感情居然可以这么快就变得如此混乱不堪实在是令人难以置信。在某些日子里,一切都好像可以回到正轨;但在大部分的时候,他们之间紧绷着的张力几乎让Eggsy在中间寸步难行。


Lee在裁缝店工作了几个月后,他们举家搬迁到了离裁缝店比较近的地区,但这令一切变得更糟,因为这代表着他们也离Merlin居住的地方更近。其实某程度上Merlin可以说得上是挺无辜的,他们搬到裁缝店附近,而Merlin只是本就住得离裁缝店不远,但Michelle的疑心仍然越加重了起来。


Eggsy开始责怪大众媒体。他不再在Michelle面前看电视,那样她就不会看到那些电视剧中被浪漫化的灵魂伴侣的爱情故事。接着他花更多的时间戴着耳机待在自己的房间里,因为他对自己还能怎么做毫无头绪。每当Eggsy企图跟Lee聊聊,他能得到的只有他爸爸疯狂的承诺他跟Merlin不会发生什么,还有对自己一开始接受了这份工作而感到抱歉。


这根本不是他想要的。


他开始频繁地外出。他跟一些以前在切尔西的朋友仍有保持联系,所以他们会坐地铁去伦敦跟他一起闲混。


他第一次被捕是因为擅闯民宅。尽管那并非出自他的本意,因为他们当时喝了点威士忌,有点醉醺醺的。而且他只有十六岁,并不会因此而坐牢,不过警察们还是要他来打电话通知家长。


他没有打给家长,而是打给了裁缝店,并期盼着Harry没有私生活。


Harry确实没有私生活。他正在警察局外面等着Eggsy,一如既往的看上去泰然自若地站在从警察局室内透出来的灯光下,唯一破坏这表面的平静的是他脸上失望、恼怒的神情。


Eggsy手抄着兜走过去。他已经超过一年没有跟Harry作过任何面对面的交流了,他总是尽量避免走近裁缝店,尤其是在他有一次发现他妈妈正坐在一辆停在店外面的的士里后。「谢啦!」


「我坐自己的车过来的。」Harry冷冷地说。


Eggsy扮了个鬼脸,但还是跟着Harry走到街边。Harry为他打开车门,在等他上车后自己也跟着坐了进去。Harry翘起二郎腿,为自己斟了杯苏格兰威士忌。他是不是一直都在喝酒啊?


司机不需要任何指示就开始开车。Eggsy蜷缩在椅子上,「你是不是要告诉我爸爸?」


「再说吧。」Harry喝了一大口酒,「我想先跟你谈谈。」


「好吧——」


「首先,你他妈在干什么?」Harry尖锐的看着他。「我对你的期望可比现在这样高得多了,Eggsy。」


为什么?Eggsy可能是花了过去的三年去疯狂迷恋他爸爸的老板,但最终他得到的不过是几句客套话。「你凭什么这样跟我说话,」Eggsy嚷道,「你根本不知道我家发生了什么!」


「我知道你父母的感情出现了些问题,我知道我几年前犯了一个错误而我无法作出补救,但我也知道你现在像一个任性的小混混般的行为完全浪费了你的潜能。」


「你他妈又知道我有什么潜能了?」Eggsy交叉着双臂冷笑道。Harry又没参与到自己的生活中,他当然可以随意认为自己是个怎样的人,但最终他也不过是一个会对着小孩子大吼大叫的自命不凡的混蛋罢了。


「我知道Lee曾经每个早上刚踏进店里就跟我们炫耀他的儿子有多好。」Harry喝光那杯酒之后便放下手中的酒杯。「我知道他看上去一天比一天憔悴,提及你跟他妻子的次数一天比一天少。我知道我刚刚才把你保释出狱。」


「我——」


「别打断我。」Harry越愤怒,他的语气便越发干脆利落。Eggsy开始后悔给他打电话了,因为他的怒气令他变得可怕起来。「Eggsy,你还好吗?」


Eggsy因为这突如其来的转变而诧异地眨了眨眼,「我?」


「是的,你。」Harry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他的肌肉随着他呼气而放松下来。「我无法想象这一切对你来说有多困难。」


「我很好。」Eggsy习惯性地说道。

「很明显你并不好。」比起侮辱,这听起来更像是同情,不过Eggsy还是为此而感到愤怒。「Eggsy,你不会想选择现在这条路的,起码不是在你本可以作出更多贡献的时候。」


Eggsy皱起眉,「我并不认为我能作出什么贡献。」他还没准备好开始这番对话,他从来不擅长谈论感性的东西。


「你能,」Harry坚持道。「而我想要大胆地提出一个想法——我觉得你需要把你花在外面的时间变得更加...有效益。」


「这是什么意思?」因为Harry的话听上去像是要给自己一个提议,而Eggsy需要在自己热情地大喊「他妈的当然好啊」之前确认一下。


「放学后来店里工作吧。」Eggsy皱起眉,但Harry举了举手阻止Eggsy还没说出口的反驳,「你可以帮我清洁和打理店面,然后我们来上礼仪课。我会亲自问准你父亲的。」


「为什么我要上礼仪课?」Eggsy挑起一边眉毛。


「学着去做一个绅士对你的人生会有很大的帮助。」Harry睁大眼睛看着Eggsy的时候是那么的真诚。「你感兴趣吗?」


Eggsy缓缓地叹了口气。好吧,多花点儿时间跟一个性感得过火的老男人在一起总比游走在违法的边缘和听着自己的父母吵架来得要好。「我想我也没有其他更有意义的事情可做。」


他当晚回到家的时候,Harry一起和他走到家门前,并告诉他的父母他们刚刚碰到彼此所以便一起吃了顿晚饭。他对Eggsy的父母简单说明有关Eggsy将会花更多时间留在店里帮忙的事宜,Lee跟Michelle都一直保持着微笑,直到Harry离开为止。


Eggsy在Lee跟Michelle又开始吵起来的时候回到自己的房间并戴上耳机。Michelle想要知道为什么Eggsy非得去裁缝店不可,Lee则坚称自己跟这件事完全无关。


Eggsy很难说服自己这不是一次针对自己的争吵。



第二天早上,他特地穿了一套比较漂亮的衣服上学。他从来不觉得穿牛仔裤有什么问题,只是他还有些深色长裤和一件以前他妈妈让他出席一个邻居的婚礼时穿的外套可供选择。


从学校到裁缝店需要乘十五分钟的地铁加上走十分钟的路,所以他到达时Lee正好准备换班。


「Eggsy,」Lee为他打开店门。Lee看上去很疲惫,但同时心情愉悦,「看看你,已经准备好开始你的第一天工作了吗?」


Eggsy低下头,「老爸,从技术上来说,我不认为这是一份工作。」


「这代表你给Hart先生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而这可不容易。来,我带你去看看店后面的环境。」Lee勾着Eggsy的肩膀带他走上楼梯。Eggsy之前从没意识到那里原来还有几个房间,这家店的面积比在街上看上去的还要大得多。


他也没有意识到Lee多久没有像现在那样对他微笑,就好像他为Eggsy感到的骄傲要满溢出来,令他无法抑制自己的笑容。这感觉令他觉得温暖,但是他没有料到很快气氛又跌回冰点。


「这是我们的休息室,」Lee带着Eggsy通过那三道门中的其中一道,那道门位于之前Harry带他进去过的房间对面。「你只负责为Hart先生提供贴身的帮助,不过通常还会有三到四个员工在这儿,加上...」他比了个手势但Eggsy不知道这代表什么。


「这很不错。」Eggsy边放下他的背包边说道。这里的装修风格高贵但简单,有着木质的家具、一张优雅的纯黑色沙发、几张椅子和角落处的一张小吧台。「你会在这儿待多久?」


「通常会有十分钟的休息时间可以在这儿到处走走。」Lee背靠着门框露齿而笑了起来,「不过我不建议你在工作时间内在这儿偷懒,因为Merlin有着蝙蝠一样灵敏的听力。」


Eggsy看向Lee,而Lee的表情露出了肉眼可见的震惊。他已经不记得上一次Lee直接提起Merlin的名字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Eggsy试着对Lee微笑去证明自己不像妈妈一样介意这件事,证明自己是相信他的,但Lee压根儿没再望向自己。


「Lee,」Harry的声音从走廊传来。


Lee站直了身子。「Harry,不好意思,我只是想先带着Eggsy到处参观一下。」他望向Eggsy所在的方向点点头示意。Eggsy跟着他越过走廊回到那个有着一张长桌的大房间。


Harry站在那儿向他们握手问好,这让Eggsy感觉自己是个成年人。他跟Harry有眼神接触时笑了一下,并绝不承认自己的视线再次落到Harry的手腕上。


「很高兴你能来,」Harry对Eggsy说道。「还有Lee,再次感谢你。还有我要重申一次,我绝对欢迎你现在留下来。」


「这听上去很有趣,」Lee看了眼店面,又看向Harry,「但是...你知道的。」


「是的,」Harry微笑的表情变得严肃,「当然了。那我们送你出门吧。」


Eggsy当晚第一次见到Merlin。Harry给他示范如何正确地折叠衣服面料,让他从上而下扫走店内的灰尘,教他怎么用真空吸尘器清洁试衣间和怎么擦干净试衣间里的镜子。整个清洁过程一丝不苟,而且十分耗费精力,但Harry温暖的手掌放上他的肩膀时令一切都变得值得。


他们正要走向店后面,这时其中一个房间的门被打开,一个甚至比Harry还要高的光头男人从房间里走了出来。他短暂地停下步子,眼神锐利地对着Eggsy眨了眨眼,然后肉眼可见地沉静下来并向Harry点了点头。「我刚刚设置完信托帐户。」


「谢谢你,Merlin。」Harry把手放到Eggsy的背上,然后转头望向Merlin,「你见过Eggsy了吗?」


Merlin整个表情都沉了下来,他瞪着Harry。「不,我还没有这个荣幸。」他语调紧绷地说。


「很高兴认识你。」Eggsy插话道。他常常想象自己要是跟Merlin面对面交流,他只会对Merlin感到憎恨,但事实是...他并没有。Merlin看上去像个图书馆管理员,穿着一件有补丁的毛衣和戴着一副半框眼镜,除去他的身高以外整个人都显得特别无害。Eggsy好奇这整件关于灵魂伴侣的事情其实是不是也把他的生活搞得一团糟。


他感觉Harry的手抽搐了一下,奇怪的是他差点就忘记了Harry的手一直停留在自己的背上。这是不是有点过火了?Eggsy心想。Merlin点点头,走进自己的办公室,「那好的,晚安。」


Eggsy挑起眉毛,但Harry已经再度开口,「你很有礼貌,Eggsy。」


当Eggsy抬头望向Harry,Harry流露出了赞许的目光。Eggsy羞怯地耸耸肩,「所以这不再是Merlin的错了,这是我老爸的错。」


Harry不再对此作出任何评论,只是带着Eggsy走到自己的办公室。「第一课,你应该先问准再坐下。」


Eggsy眨眨眼,「呃...抱歉。」他刚才在看到Harry关上门后便扑通一声把自己摔到椅子上。他盯着Harry正在倒到酒杯里的酒,「那第二课就是怎么调一杯马提尼?」


Harry哼了一声,「想得美。第二课,」Harry指着自己的领带,「怎么系一个双温莎结。」


「是的,Harry,」Eggsy叹息着说道。


TBC



译注:

1. 原文是「Royal Oak something」,指的是爱彼皇家橡树系列。

2. 原文是「GI Bill」,即退伍军人权利法案,由政府给予退伍军人各种福利,包括家庭及商业贷款、高等教育及职业训练的补贴等等,其实是美国的政策,这里可以算是小小的bug。

3. 原文是「tear Harry Hart a new arsehole」,然后我发现翻译成「撕逼」实在是太适合了!如果觉得不妥我再改吧。

4. 原文是「passive aggression」,即「被动攻击」,但这样有点不知所云,所以索性意译成「冷战」,有更好的提议可以跟我说。

评论 ( 7 )
热度 ( 88 )

© 蛋白橘子醬 | Powered by LOFTER